雅纪的wink君

翔哥哥雅哥哥颜控
绿担红苏
竹马死忠
雅纪是谁嘛
wink狂魔又是谁
(˶‾᷄ ⁻̫ ‾᷅˵)
山飒磁天然什么的全都吃
圈名素素欢迎勾搭( ´ ▽ ` )ノ
再加一句
这个人是个实打实的
双向暗恋狂魔

任意收走的温柔
才是最大的残忍

@秃头花哥 花哥的明信片超级好看!
比我直男拍照的好看一百倍!
梦幻颜色和有点点哑光的纸特别搭
很有质感!
来不及回不来反面的可爱q版了,私吞了x
超级爱您!

@爱拔家の大兔子 我贝给我画的!
拿去当微博头像去!
我会继续努力的!
不打tag了~私藏

“我想和你一起旅行。”

且不提偶尔新鲜环境的小情趣

我只是想看辗转途中

你靠在我肩上的睡脸

每次还熊抱着我的手

仿佛就是你的全世界


接饼的龙

不日常的小癖好
废话超多的我

吉利饼子:


“我想和你一起吃饭。”

寻得一人 桌案一张 素食肉荤 碗筷两对

隐晦的爱意全部消化在日常
对我来说 这也是一种表达我爱你的方式



我分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超级开心了(嘘
我自由了!
有没有什么想看的梗
限写过的cp
(。ì _ í。)
看到来私戳也可以的哈哈哈
或者
我以前的坑?

粘人【R】

嗷,真的难产了

不更新又觉得过意不去

啦啦啦我还是写段子快

大部分是前戏,凑活看看

毕竟素素不怎么开车



客官,前戏看吗?

第一次·假装偶遇

今天50

天然切开都是黑的


这两个人真可爱 (你走

过渡写不来,写的像是个意识流,放弃了QAQ

可以不看可以不看QAQ

素素写的好垃圾 @爱拔家の大兔子 我尽力了QAQ


樱井翔觉得自己仿佛是认识了一个假的二宫和也,放学不回家了,一下课窝在大野智的画室里打游戏,待到很晚才走。


这么个大号的电灯泡特别的碍眼,让樱井翔郁闷了好久。


不过一到五点社团活动结束,他又敲咪咪地不知道飘去哪里了。


废话,当然是跟踪相叶雅纪呀。


悄悄嫉妒过隔壁班的横山裕之后,果然还是很好奇相叶住在哪里,于是下一周还是悄悄跟着他。


那天只有相叶一人,走在前面。


白衬衫在霞光下被撒上了些金色的闪光,逆光下背着书包的纤瘦少年背影轮廓模糊,镶着一层金边,美好得像是天使。


不过也好孤独。


二宫和也尽力压下自己冲上去抱住他的冲动,手垂在身旁,攥成小拳头。

他知道了,为什么这么想要和这个人做朋友。


他很孤独,虽然有很多朋友。


和我一样。


这么想着,渐渐地就走到了自己平时回家的车站,他眼睁睁看着相叶走了进去。


莫非同路?

二宫和也急忙跺跺脚,追了进去。


还真的是同一个方向呢。

心下欢喜又添了几分。

扑通扑通。


躲在人群中,隔着一节车厢,上了同一辆车。

二宫和也无心看窗外的风景,连游戏今天都没兴趣了,就只是想不时瞥一眼相叶雅纪。

就瞥一眼。他对自己说。

悄悄看过去一眼。相叶雅纪正在听音乐,闭目养神。

那再看一眼。

再看一眼。

车厢里映出来的倒影里,只有一个少年,眼神飘忽,骨碌碌转的极快。


结果,手机响了,和子妈妈催他回家。

下一站就是新小岩了。


相叶雅纪醒了,但是依旧坐在座位上。

原来他住的比我远。


表弟松本润来家里玩了,想让他帮忙补习。

对自己这个可爱弟弟一向苦手的二宫和也肯定是答应了。


不过,他依旧是那个时间,从画室窗户看到相叶雅纪社团结束,就悄悄跟着相叶雅纪坐一班车回家。

然后下车回家给弟弟补习。

就这样过去了一周。


周五,樱井翔,推开画室的门,意外地没有见到坐在窗边的二宫和也,只有大野智还在画布上涂涂抹抹。

樱井翔走过去的时候,大野智正好画的差不多了。

只见窗户旁坐着一个少年,只看得见侧脸。他抱着游戏机,却扭头望向窗外。

窗外,是另一少年的身影。


今天周末,没有活动,大家都早早地回家了,二宫和也依旧是不远不近地跟着相叶雅纪,今天颇有些老神在在,表弟今天不用补习,他终于可以跟着相叶,看看到底他住在哪里了。

猫唇是一道上扬的漂亮曲线。


相叶雅纪其实察觉到了,在周四的时候。

这周他总是隐隐觉得有视线注意着自己,不过自己一向敏感,也就没有在意。


周四那天,他看到了一只挂着蓝精灵的书包在到站的时候一闪而过。

他看看站名,新小岩站。

原来如此。


今天回去的时候,余光假装不经意地向后扫了扫,果然,在的。

不过很意外,他今天并没有在新小岩站下车。


相叶雅纪有些疑惑,便趁着二宫背对着他的时候,快步走到他身后,一搭肩,“真的是你啊!”

然后就看着眼前的少年像是被踩了尾巴,浑身一个激灵,转过身来,脸涨得通红,细若蚊蚋:“是你啊......”

相叶看到这有趣的反应,心里早就乐开了,面上还是刚刚遇到的那种惊喜,也不戳穿他:“原来nino也坐总武线吗?你在哪一站下车?”

二宫和也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下意识就回答了“新小岩”,忽然想起,已经过了站,顿时尴尬起来,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进攻的好机会怎么能错过?!

“那你是不是坐过站了?今天周末,干脆跟我去实家玩吧~”


“诶?”



他脸红的样子真可爱。

摘自相叶雅纪的日记。


第一次·嫉妒


谨慎谨慎,今天的50字大概算是玻璃渣渣。。。别看了。。主要心情不好。。。堵得慌

推翻了昨天的段子写了个这样的。

真的别打我,相信我,所有的玻璃其实都是糖。




二宫和也还有一个传说就是行踪成谜,虽然喜欢棒球,但是却是回家部的骨灰级成员。


不过,今天他似乎还留在学校。


该死的樱井翔!


二宫和也一边在办公室的台式机上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一边在心里咒骂。


老师说要找一个人帮忙处理账目,樱井翔第一个就把自己卖了。自己是喜欢钱,但是不喜欢算别人的钱啊,算多久的都不是自己的,他倒好,所有的工作都躲到大野智的画室里面去做,和尼桑卿卿我我,把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活受罪。


终于敲完最后一个数据,二宫和也抬起汉堡手揉揉眼睛,看着窗外已经快要看不见的那一点霞光,叹口气,准备回去。


抱着3DS漫不经心地逛回家,反正都已经这么晚了,也就不差这么一会了。真这么想着,前面的罗森便利店里走出了熟悉的身影。


手里捧着一大杯关东煮的相叶雅纪,和一大帮人。


头上的发带还没有摘下来,应该是刚结束棒球社团吧。


早知道自己也去参加了,二宫和也忽然有些后悔。


下意识地,他拿3DS遮了自己大半的脸,走路也尽量贴着墙边,隔着一点距离,不远不近地跟上相叶雅纪一行人。


那些个关西人闹腾得很,吵闹就没停过。不过二宫和也就只注意到了,横山裕自从出便利店之后,这手就没有从相叶雅纪肩上下来过,两个人不时相视一笑,又或者指着正在搞怪的丸山傻乐。侧脸笑得无比灿烂。


他第一次没有对着相叶雅纪的笑脸发呆。


他望着眼前的情景,眼神有些失焦,不想再继续跟下去,又没有回家的兴致,索性在路边的一个车站坐了下来。


手里的3DS早就是“Game Over”字样了,只不过二宫浑然不觉。


没有下雨。


屏幕上却渐渐有了星星点点的水珠。


原来是真的,他有很多很多很好的朋友。




是不是我太贪心了,想要做唯一的那一个。

摘自二宫和也的日记


第一次·尬聊

来不及写系列,本来要写偶遇的,明天后天吧

今天请你看个段子,晚安。

今天咱们吃五十字的糖🍬

真的

五十个字





这两天大野和樱井每次下课就不见踪影,二宫有些摸不清头脑,不过没有他们两个人,自己在和相叶交谈的时候也不会再怕这两个人似笑非笑的凝视,倒是少了个顾忌。


其实他也不知道跟相叶要聊什么,不过哪怕只是信马由缰地跑火车,那人也听的认真:“Nino是我见过说话最有趣的人了!”


这样的人拿他有什么办法。


爱好,口味,喜欢的漫画一一聊过去,相叶都兴致勃勃,津津有味,不是还拿自己黑曜石般的眸子瞅着他,目光那叫一个坚定不移。


今天的二宫和也还是输给了相叶雅纪的眼睛。






(^3^)“快看快看!耳朵红了,尼桑,拿钱来!我赢了!”


(´・_・`)“Nino也真是的,都这么多天了,我还以为他练出来了,又没钱买钓鱼杂志了。”






第一次·迂回战术

哇呀呀呀被催更了

今天50字

昨天说好的暗戳戳·雅纪

写的有点点悲伤诶,因为今天是下雨的天气(你走





好想认识他。


相叶雅纪看到二宫和也的第一反应。


那双眸子里的光彩仿佛刻进了他的脑海,像是阳光透过中世纪大教堂那彩色玻璃之后洒落下的一地璀璨。


内里也一定是个有趣的灵魂。


虽然说一直都很怕生,但是作为一个直球boy,相叶雅纪似乎还从来没怯场过。


这是第一次。


他,不敢。


从周围同学的口中,他多多少少了解了自己斜后方的少年。


比如,上课从来不听讲,倒头就睡,可是成绩却是一等一的好;比如,对于储蓄金钱有着狂热的爱好,只在最喜欢的游戏上一掷千金;比如,孤傲冷漠,除了大野智樱井翔,几乎没什么朋友......比如......


其实情报收集这件事,相叶雅纪也不差,虽然他实在是不相信有着那样一双灵动眼睛的人性格是大家形容的那样。


但是,他会不会也像对别人一样,对自己?


答案似乎是肯定的。


尽管坐的这样近,相叶雅纪都还没有跟二宫说过除了礼貌寒暄以外的别的什么。


好在樱井翔好相处,大野智又和他相投,与这二人到底是很快就相熟起来。也都是有趣的灵魂呢,他们既然是二宫和也的朋友,二宫又岂会是别人说的那样冷漠孤高?


相叶雅纪依旧不相信自己的眼光会错。


朋友的朋友,四舍五入,就是朋友了呢。相叶每次都是这样安慰自己。


虽然,每次有他一起参与的四人讨论,二宫通常都一言不发。


这让相叶雅纪或多或少地有些沮丧。


是不是,只有那样像学生会长,绘画天才这样的人才配和你做朋友呢?


不过,这样,是不是就离你近了一点?





终于被樱井翔发现了端倪。


下了课整理书包,正准备去篮球社的时候,樱井翔忽然对自己指了指他身后的课桌。


“别担心了,他并不讨厌你的。他只是,有些......害羞。”


“sho酱不用担心我的,可能是我没有特别的,也不够有趣,才没什么资格做他的朋友吧......”


“真的是你想多了啦,”樱井翔手重重地搭在相叶的肩上,“信我的话,我帮你。”


“拜托sho酱啦!”相叶忽然很正式地鞠了躬。


吓得心虚的樱井翔赶忙扶起来。


助攻计划,完成。



终于,跟他说上了话,叫了名字也没有被讨厌呢。

终于,Nino夹走了一小块炸鸡,似乎吃的很满足的样子。

我似乎又离他近了一点。

摘自相叶雅纪的日记。


事后,樱井翔和大野智二人背过身来,小声讨论:


“看到nino的耳朵了吗?”

“嗯!”

“成功!”

“yeah~”

顺便击了个掌。





(原来当红娘这么高兴的哦)

(慈爱脸